【古韵今弹】说菊(散文)

来源:原创作者:编辑:admin日期:2020-05-19 04:41

  菊花是属于重阳节的花,前人写重阳仿佛绕不开菊花,孟浩然《过故人庄》:“待到重阳日,还来就菊花”的句子,李清照在词中也有“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的句子,连主席写重阳,也没忘写“战地黄花非分特别喷鼻”,三个时代的三个身份各别,风格分歧的诗人,写到重阳,却无一例外的写到了菊花。

  其实写菊花的诗很多,比如黄巢就写过两首,都很有气概,特别是那句“满城尽带黄金甲”,连很多历来不读诗的人都知道。

  依据记录,我国栽培菊花汗青至少已有三千多年了,《礼记》里就有“季秋之月,鞠有黄华”的句子,鞠就是菊。

  三春时节菊花不与桃李争艳,等到金风抽丰萧瑟,菊花才傲霜怒放,所以元稹说“不是花中偏心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。”菊花随遇而安,竹篱村岩边山隅自开自谢,陶渊明才有了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名句,陶靖节是菊花的亲信。

  中国人有重阳节赏菊和饮菊花酒的习俗,汉朝《神农本草经》记录:“菊花久服能轻身延年”。晋代葛洪《抱朴子》云:“南阳郦县山中有甘谷水,谷水所以甘者,谷上摆布皆生甘菊,菊花堕个中,历世弥久,故水味为变。其临此谷中居平易近,皆不穿井,悉食甘谷水,食者无不老寿,高者百四五十岁,下者不掉八九十,无夭年人,得此菊力也。”看来菊花是可以媲美王母的蟠桃和镇元子的人参果的妙药。

  至于重阳饮用的菊花酒,早在汉魏时代就已风行。据《西京杂记》载称“菊花舒时,并采茎叶,杂黍为酿之,至来年九月九日始熟,就饮焉,故谓之菊花酒。”

  《荆楚岁时记》载称“九月九日,佩茱萸,食莲耳,饮菊花酒,令夭折。”

  到了明清时代,菊花酒中又参与多种草药,其效更佳。

  古时菊花酒,是头年重阳节时专为第二年重阳节酿的。九月九日是日,采下初开的菊花和一点青葱的枝叶,掺入准备酿酒的食粮中,然后一齐用来酿酒,放至第二年九月九日饮用。传说喝了这类酒,可以中途夭折。

  时逢佳节,清秋气爽,菊花怒放,窗前篱下,片片金黄。除登高插茱萸外,亲朋们三五相邀,同饮菊酒,共赏黄花,确实别有一番情味。

  菊花可食,自古入馔。据说慈禧最爱菊花火锅,每至菊花怒放的时节,御膳房逐日都邑采摘鲜白菊数朵,用明矾水漂过,清水洗净,然后让慈禧用火锅涮而食之,芬芳扑鼻,别具风味。

  屈原的《离骚》有“朝饮木兰之堕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”之句。这个“落”字不是写落花飘落而是初开,因为菊花即使开败了,也绝不随风飘落,所以那位画兰不画土的大年夜宋遗平易近郑思肖说菊花“宁可枝头抱喷鼻逝世,何曾吹堕寒风中”,郑师长教师也是菊花的亲信。